第一章 班主任

手機點開就看了,發訊息給的是一個做木木的男人,問在幹嘛呢,想了。其實我心裡也想知道班主任到底是不是傳聞那樣,就翻看他們的聊天記錄,這一看,徹底把我給驚呆了,兩人的聊天記錄大膽骨,而且班主任還給這個木木的男人發了幾條牀的語音。這個時候,我心裡一,忽然有了個主意,就是加班主任的微信好友,我尋思這麼開放,說不定還能騙些果照啥的。我就掏出手機加了的微信,爲了避免被發現,我用的是微信小號,這樣就不會知道是我...這個學期開學的時候,班裡轉來一個生,長得可好看了,打扮的也比較時尚,班主任分位置的時候,把分在了我前麵。天氣熱了,穿子來上課,出白的,我呢,就常常把筆啊橡皮弄掉在地上,低下頭撿的時候看白白的。

大概是這個生很漂亮的緣故吧,招班裡男同學喜歡的,不男生都給寫書,要跟好。說實話,生得好看,我也喜歡,一開始也想學班裡男生那樣給寫書,可我這人麵子,怕給寫書了要看不上我,就沒麵了。

一個多月過去了,很多男生一封封書給扔過去了,也沒見跟誰好,我心裡就瞎琢磨了,是沒中意的還是不想談啊?

我同桌頭髮天然卷,我給他起了個綽號勾,勾也給寫過兩封書,這貨不好意思給人家,還是讓我帶傳的,不過結局悲劇的,勾的兩封書就像泥牛海一樣,迴音都沒一個。

記得那天下午食堂打飯的時候吧,勾就忽悠我,讓我去追追夏詩,說沒準能把拿下呢。我說拿下個啊,班裡這麼多男生都陣亡了,我學習不好長得又不夠帥,人家能看上我纔怪。勾說這個不一定,蘿蔔青菜各有所,也許夏詩就喜歡你這一款,不試試怎麼知道。

勾這麼一說,把我心弄得的,尋思要真能跟夏詩好了,在學校得多有麵子呀,打飯回來的路上,我就買回了幾張書紙。

上晚自習的時候,我見守自習的老師還沒來,就拿出書紙給夏詩寫書,開頭的時候我還抄了幾句倉央嘉措的詩上去,寫得正神呢,勾就用腳踢我,給我使眼讓我看外麵。

因爲我坐靠窗的位置,外麵就是走道,擡頭一看,見班主任正趴在窗戶那裡,一臉不善的盯著我,估計來了一段時間了,把我給夏詩寫書的事看得清清楚楚。

這傢夥把我給嚇的,趕把沒寫好的書塞進了書箱裡,可是晚了,班主任板著一張臉從外麵走了進來,直接到我麵前,對我出手說:我都看到了,拿出來。

我狡辯說,我剛剛在做作業,不信你問王凱。

王凱就是勾的真名,勾支支吾吾半天,剛要說話,就被班主任給瞪了一眼,嚇得頭都給低了下去。

班主任也懶得再問了,把我推到一邊,低頭就把我書箱裡的書給拿了出來,掃了一眼書的容後,就走到講臺上,把書的容大聲的唸了出來,書的容把班裡的同學都給惹笑了,夏詩還轉過頭來狠狠瞪了我一眼,最後班主任還譏笑我,說我連寫個書都靠抄襲,真丟人。

當時我臉老難看了,都憋紅了,班主任讓我在全班人麵前沒了麵子,我氣壞了,一衝就站起來指著罵:我丟人也總比你這個被潛過的強。

我這話一出口,教室裡都安靜了下來,班裡人都瞪大了眼睛看著我,勾也難以置信的看著我,大概他們都沒想到我敢這麼說班主任,而班主任聽到我的話後,那張漂亮的臉蛋已經扭曲的不像樣了,憤怒的對我喊:你給我滾出來。

我沒理,班主任估計已經氣得不行了,又從講臺上走到我邊,說:給我出來,跟我去辦公室。

班主任說話的表很恐怖,我心裡也怕的,知道班主任今天肯定不會放過我,但也隻能著頭皮跟著班主任出了教室。

大家或許會覺得很奇怪,我爲什麼說班主任被潛過,其實我是聽到了關於的一些傳聞,開放的,從平時的穿著就能看出來,不是黑就是短,每當站在黑板前寫字的時候,看著的背影我就會有一種衝。

二中裡麵都傳,和很多男老師關係不清,而且被校領導潛過,無風不起浪,經常出校長辦公室是一方麵,還有,進學校才三年時間,就評了職稱,學校新蓋的教職工宿舍樓名額有限,本來隻有資格老的教師才能分到,可是卻分到了一套,要是和校長沒關係,能有這待遇?

我跟著班主任出來後,就要帶我去辦公室,我跟在後麵。

到了辦公室,班主任在辦公桌前坐下,估計被我剛纔的話氣得不輕,臉也是非常難看,看著我,第一句話就說:張,學校是不允許談的,你犯的事很嚴重,搞不好要開除。

我心裡罵了句去,還沒見哪個學校寫書就被開除的,我知道這是我揭了的短,故意報復我呢。但我上沒敢說,我中考績不理想,能來二中是我靠我爸託關係進來的,要是被學校開除了,我爸得打死我不可。

班主任見我低著頭不說話,又問我:你到底還想不想好好讀書。我怕被開除,就說,想。就跟我說,那你給我認認真真寫個檢討,跟我道歉。

聽的話音,看來隻是想嚇唬嚇唬我,我鬆了一口氣,連忙跟說了聲:蔣老師,對不起。

點點頭,從辦公桌上給我找了張信箋紙,又給了我一支筆,讓我坐在旁邊寫檢討書,我心想隻要不開除我,寫個檢討書沒啥大不了的,接過筆就寫了,坐在旁邊,我能聞到上的味道,香噴噴的,我一聞這味道就反應了,幸好今天穿的服不明顯,不然得把我尷尬死。

檢討書寫到一半的時候,班主任接了個電話,似乎有啥急事,把手機扔桌上就匆匆離開了,離開前代我讓我把檢討寫完再走。

在檢討快寫完的時候把,手機突然滴滴的響了起來,螢幕也亮了,顯示有一條微信訊息,我一好奇,拿起的手機點開就看了,發訊息給的是一個做木木的男人,問在幹嘛呢,想了。

其實我心裡也想知道班主任到底是不是傳聞那樣,就翻看他們的聊天記錄,這一看,徹底把我給驚呆了,兩人的聊天記錄大膽骨,而且班主任還給這個木木的男人發了幾條牀的語音。

這個時候,我心裡一,忽然有了個主意,就是加班主任的微信好友,我尋思這麼開放,說不定還能騙些果照啥的。

我就掏出手機加了的微信,爲了避免被發現,我用的是微信小號,這樣就不會知道是我了,把手機放好之後我開始寫檢討書,寫完之後見班主任還沒回來,我把檢討書放在辦公桌上,就回去了。

回到教室,全班幾十雙眼睛都盯著我,估計被我剛纔那句話給震到了吧,回到座位,勾一臉幸災樂禍的問我況,我白了他一眼,說就寫了個檢討。看到我前麵位置空著,我就問勾夏詩呢,他說我和班主任去辦公室之後,夏詩和班長請了假,就回去了。

我心裡鬱悶的,今兒我讓夏詩丟了人,都不會理我了吧。

回到宿舍後,洗了腳我就躺牀上了,勾坐我牀上想和我聊天,我沒搭理他,他也就回自個牀上了,想到加了班主任的微信,我就心得不行,趕上了微信打算和聊天,我尋思如果班主任和傳聞一樣,和聊天肯定刺激。

記得我姐給我說過,人的好奇心都是最重的,這麼一想,我就給班主任發了個訊息:最近過得還好麼?

果然,沒一會班主任就回話了,問:你是誰呀。

我心想班主任鐵定和很多男人那個過,就大膽的回了一句:咋了,這麼快就把那晚的激忘了?

班主任給我發了一個害的表,說討厭,人家真不知道你是誰嘛。

我心裡忍不住罵了句,和男人那個多了都不記得是誰了?我心裡越發了,就給回訊息:你牀的聲音真好聽。

又連發了幾個害的表,一個勁的問我是誰。

我回說記不得就算了,等我有時間約出來的時候就知道我是誰了。我這麼說,就沒再追問了,問我現在在幹嘛呢,我說騙說工作了一天,躺牀上休息呢。

說也是,上了一天課,累壞了,我說當老師工作很輕鬆纔對吧,我知道班主任的課程表,今天就兩節課而已。

班主任回我說:別提了,今天被一男學生把心都弄糟了。

一看就知道是說我呢,我心裡就冷笑了,回:怎麼回事?

說上自習的時候有個男學生寫書,被抓到,那個男學生不服,和對著幹,把給氣壞了。

我心裡嘿嘿直笑,班主任肯定不知道現在和聊天的就是我呢,就問:那你最後把那個男學生怎麼樣了。

回覆說:我說要開除他,他都嚇傻了,趕和我道歉了,還乖乖寫了檢討書呢。

我心裡罵了無數個去,心想果然是故意嚇唬我,我就轉移聊天話題,後來我們就聊開了,聊些音樂啊電影啊啥的,聊到後麵的時候,我就把話題引到了男之事上。勾的兩封書就像泥牛海一樣,迴音都沒一個。記得那天下午食堂打飯的時候吧,勾就忽悠我,讓我去追追夏詩,說沒準能把拿下呢。我說拿下個啊,班裡這麼多男生都陣亡了,我學習不好長得又不夠帥,人家能看上我纔怪。勾說這個不一定,蘿蔔青菜各有所,也許夏詩就喜歡你這一款,不試試怎麼知道。勾這麼一說,把我心弄得的,尋思要真能跟夏詩好了,在學校得多有麵子呀,打飯回來的路上,我就買回了幾張書紙。上晚自習的時候,我見守自習的...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