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陰陽法眼

在練習五行拳,經過一段時間磨練,他的五行拳雖然還趕不上趙橫天,但已經極為厲害了,出拳之勢猶如奔雷,虎虎生風,強勁有力,整個院子都是他練拳的場地。唐大少搬了一張太師椅坐在一旁,翹著二郎腿,一邊剝著香蕉一邊觀看著葉寒打拳,那樣子十分享受,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葉寒是他請回來表演的拳師了,不過在另外一棟別墅裏,還有著一個人也在觀看著葉寒打拳。這個人自然是燕淩嬌,不過現在看著葉寒她的眼神中已經沒有了往日那種討厭...在山海市郊區的一間出租房中,葉寒整個人都傻傻的坐在床上,目瞪口呆的盯著他的前方,那表情,要多精彩有多精彩,因為此刻他眼中的世界和以往他所接觸到的世界已經不同了,他的那雙眼睛竟然可以神奇的穿透牆壁,看到牆壁另一邊的景物。

“孃的,透視,竟然是透視,老子竟然可以透視了……”

床上,葉寒的眼中閃爍著猩紅色的光芒,雙拳緊握,似激動,似不安,也似一種澎湃的野心正在逐漸釋放。擁有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葉寒相信,他的命運將由他自己來改寫,往後,他再也不是那個讓人瞧不起的小打工仔了,在這人海茫茫的山海市他絕對可以幹出一番大事業來。

片刻後,葉寒平複了一下心緒,他低著頭摸著他脖子上掛著的一塊陰陽玉佩,這塊陰陽玉佩葉寒知道,是他尋找自己身世的唯一物件。

不過也正是這塊陰陽玉佩讓他擁有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昨天葉寒為了姐姐葉輕和幾個混子打架,在這過程中,被打得渾身是血的葉寒他身體上的鮮血滲透進入到了陰陽玉佩之中,讓他開啟了陰陽法眼,左為陰,右為陽,右眼可以透視一切。

“仇老三,你們等著,這仇我一定要報,敢調戲我姐姐,我也一定要讓你們付出代價!”葉寒咬牙切齒的說道。

“啊……小寒,你醒了,太好了,都是姐姐不好,如果不是姐姐,你也不用遭受這麽大的罪……”

這時,出租房外麵,一個靚麗清秀的女子正抬著一碗藥走了進來,她看見坐在床上的葉寒,頓時小跑了過來抱住了他,淚眼婆娑。

葉寒拍了拍姐姐葉輕的肩膀,扶著她咧嘴笑道;“姐,你放心吧,我已經沒事了。再說了這事情也不怪你,仇老三那幾個混蛋敢調戲你,我絕對要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小寒,你沒事就好了,至於那些社會上的混子你不要再招惹他們了。”葉輕擦了擦眼角的淚珠,對著葉寒道;“來,小寒,先把藥喝了,醫生說你內出血很嚴重。”

葉寒接過碗,一口氣把藥吞了下去,其實他的傷已經全部好了,不過為了讓姐姐放心,他還是乖乖的把藥給喝了下去。

“小寒,這段時間你就在家養傷,上班就不用去了。”葉輕摸了摸葉寒的頭,滿臉疼惜,父母臨終前讓自己好好照顧小弟,但是自己非但沒有讓他過上好的生活,還讓他因為自己被人欺負成這樣,想到這裏,葉輕的心裏就無比自責。

“好的,姐,我就在家待著,你快去上班吧,我沒事的。”葉寒對著葉輕笑了笑,不上班也好,他正好可以試一試自己的透視能力,看看能不能尋找到一條發家致富的道路出來,如果可以,那麽他和姐姐葉輕就不用為生活發愁了,也不會有人再敢欺負他們。

“嗯,那你就在家不要亂跑,晚上我回來給你做飯。”葉輕走出了出租房,為了兩人的生活,朝著不遠處的工廠上班去了。

在葉輕前腳剛走,葉寒也出門了,獲得了這種神奇的透視能力,葉寒急切的想要去實驗一下,這些年和姐姐在外麵奔東走西他已經受夠了那種被人看不起的眼神,受夠了欺淩,金錢,是他現在唯一的**。

走在大街上,望著那些絡繹不絕的車輛行人,漫步之下的葉寒來到了一處天橋下,瞪眼一看,在天橋下竟然有一處“賭攤”,一群人圍在一塊吆喝著下注了,葉寒走到外圍看了看,這賭攤的主人竟然是一個年紀輕輕的小女孩,大約十**歲的樣子,模樣清秀,嘴上還叼著一根煙,十足的一個女痞子。

“來來來,下注咯,買大買小,買定離手!”女孩手中搖晃著一副骰子,笑眯眯的看著周圍的人,骰子和骰盅的撞擊聲彷彿是吸引了所有人神經,一個個開始爭先恐後的開始下注。這時,女孩已經停止搖晃骰子,一把將骰盅按在了地麵上。

“我壓五百,買大,前麵幾局連開大,這一把我就不信會是小。”一人臉色掙紮了下,從兜裏掏出五張百元大鈔買了大,其餘的人見此,也開始跟著買大,有的壓一百,有的壓兩百,也有的壓五百,隻有少數一些人買了小。

很快,賭注金額已經達到了兩千多,葉寒站在邊上,集中精神,他的左眼朝著那一副骰子看了過去,而隨著葉寒集中精神,他的右眼彷彿在瞬間發生了某種變化,給似一種虛幻不定之感。

陰陽法眼,左為陰,右為陽,右眼可洞穿一切事物,所以,在葉寒右眼的觀察下,骰子裏麵的情況直接出現在了他的麵前,一個四,一個三,一個二,二三四,九點,小。

“真的可以透視!”見到骰盅裏麵的情況,葉寒激動不已,雙眼死死的盯著女孩按住的骰盅。

“嗬嗬,各位,那我就開了。”女孩熟練的吐出一個煙圈,神色如常,伸手快速一抬,旋即,一連竄的謾罵聲便是從周圍傳了出來。

“二三四,九點,竟然是小,又輸了!”

“我也是啊,算了,我不玩了,才一個小時我已經輸了三千多了,回家又要被老婆罵了。”

女孩撿起十幾張鈔票,露出一對潔白的牙齒,笑道;“不好意思啊,各位,二三四,九點,我贏了。”

賭博繼續,接下來的時間裏,葉寒穩定心緒後又看了一會兒,基本上他已經明白了這猜大小的規則,4到10為小,11到17為大,如果三顆骰子搖到一樣的數字,就是圍骰,通吃大小。

而且,通過使用陰陽法眼去觀察,葉寒也基本上摸清楚了這女孩搖骰子的規律,但也不得不說這女孩確實是一個搖骰子的高手,常人難及,可這一切在葉寒陰陽法眼的觀察下根本沒有一點作用,在高明的手段都如同虛設。

所以,眼下這一局葉寒入場了,看著女孩晃動的骰盅,葉寒咧著嘴慢悠悠的蹲了下來,神色自然,女孩見到又一個賭客入場,搖晃著骰子笑眯眯的問道;“帥哥,玩兩把?”

葉寒老實的點了下頭,從兜裏掏出一百塊錢在女孩即將落下骰盅的時候買了大。

“買定離手咯!”一聲吆喝,女孩開啟骰盅,隨後暴露在大家眼中的是一個四,一個五,一個六,四五六,十五點,大。

“孃的,怎麽又開大了,早知道我繼續買大算了。”周圍的賭徒又開始紛紛謾罵了起來,一臉氣憤,有人離開,又有人加入,這一局,葉寒很低調的贏得了一百塊錢,那女孩也並未去觀察葉寒這個“賭客”的存在。

但是,接下來的一個小時候內,隻要是葉寒出手,逢買必贏,短短一個小時,他已經從一百塊錢累計到四五千塊了,周圍的賭客見到葉寒的運氣如此逆天,紛紛跟隨在他的身後,隻要葉寒買什麽他們就買什麽,這也讓周圍的賭客們嚐到了贏錢的樂趣。

如此輕易就賺到了四五千塊,比他一個月工資還多,葉寒同樣樂翻了天,不過表麵上葉寒表現的十分平常。

然而,那痞子味道十足的女孩此刻雙眸已經在噴火了,憤怒的瞪著葉寒,從這小子來到賭攤開始,她口袋裏的錢,隻出不進,在這樣下去,她今天就該白忙活了。

“怎麽,美女,不賭了?”葉寒目光平視著女孩,那雙漆黑如墨般的眸子無比平靜,讓人看不出他在想些什麽。

“嗬嗬,帥哥,運氣不錯啊,賭,怎麽不賭,要不咱們兩人來賭一把大的怎麽樣?”女孩身體前傾,那雙大眼睛撲閃撲閃的,甚是迷人。

注意到葉寒賊眼,女孩心中的憤怒更甚,這該死的色狼,本姑奶奶今天一定要你輸光光。

“喂,你到底敢不敢賭?”啪的一聲,女孩用力的拍了下骰盅,冷冷的看著葉寒,周圍賭客的目光也在兩人的身上掃視著,紛紛想看一看這運氣好到逆天的家夥和這女孩到底要怎麽賭?

“呃!賭,怎麽不賭。”意識到自己的失態,葉寒連忙收斂其他心思,看著女孩笑著問道;“美女,你想怎麽個賭法?哥來者不拒。”

“很簡單,一把定輸贏,就賭你身上所有的錢。”女孩神色自若,高昂俯視般的看著葉寒;“當然,如果你輸了,就去裸奔!”葉寒開啟了電視機,換了幾個台之後,他發現騰衝本地電視台正在播報著賭石節的事情,說賭石節最後獲得頭彩之人是一位神秘的葉先生,不過電視台對這位“葉先生”知之甚少。看到這裏,葉寒咧嘴笑了笑,關掉了電視機盤腿坐在床上,慢慢的進入到修煉狀態,隨著葉寒開始修煉,房間裏麵彷彿有著一股股無形的氣流朝著他的身體匯集過去,隨後進入到他的丹田之中,壯大他丹田之內的力量。現在的葉寒處於培元之境初期,不過他的實際戰鬥力可不...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