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章 製度問題

寢的時候直接就在萬歲爺麵前把事情給說了。徐官女子是個什麽身份的人郭絡羅小主又是何等身份徐官女子說是有兩分恩寵,也不過是和其他官女子相比,連後宮都沒有能進。郭絡羅小主可是享嬪位待遇。聽到郭絡羅小主這些話,萬歲爺當即就生氣了,吩咐下去說這個徐官女子既然這麽沒有規矩,也就別在禦前待著了,把人給挪出去,徐官女子可不就傻眼了嗎”曹嘉寧一怔,倒是對剛才徐官女子的行為瞭解了。才聽到這個的時候,可能是心裏麵不敢相...皇太子既然已經做出起兵逼宮的事情了,認錯的態度再好,其實也沒有什麽用處。

哪怕是康熙帝心軟了,開始對著皇太子不忍心了,也不能不處置皇太子。

畢竟事情鬧得這樣大,康熙帝要是不處置皇太子,怎麽給其他人交代

而且連逼宮造反的事情,如果康熙帝都輕拿輕放,皇太子沒有接受到應有的處罰,誰知道後麵還會幹出什麽事來。

再加上也要防備著其他皇子有樣學樣,就更得在這個事情上殺雞儆猴了!

所以在把皇太子幽禁於毓慶宮以後,康熙帝就在朝堂之上,以皇太子起兵逼宮,毫無忠愛君父之念,不堪重用,不配做皇太子為由廢掉皇太子了。

並且對著和皇太子一塊兒謀劃著這些事情的大臣,也都是全部從重處理了??。

雖然事情是大事,不過也沒有人敢給皇太子求情,皇太子都起兵逼宮了,誰還敢替皇太子求情啊?

事情也算是快刀斬亂麻的處理了,並沒有引起太大的動蕩,隻是康熙帝的情況反而不怎麽好。

本來就是在病中,還沒有徹底養好的時候就發生了這種事情。

再怎麽樣也是兩個真心疼愛過的兒子,康熙帝生氣歸生氣,又哪能不傷心

強打起精神把事情處理了,康熙帝就又病了。

當然,情況肯定沒有瘧疾嚴重,卻也不怎麽精神就是了。

曹嘉寧在一旁看著,自然就要安慰康熙帝。

“萬歲爺,不管怎麽樣,你也得保重自己的身體啊!身體最重要!”

對於皇太子和大阿哥的事情,畢竟是康熙帝的親兒子,外人說起來,分寸很不好拿捏。

曹嘉寧倒是不好說什麽,所以她也就隻能勸說康熙帝保重身體了。

康熙帝苦笑了一聲,“嘉寧,朕知道你是關心朕,也知道為這兩個逆子的事情傷心不值得!隻是也不知道朕做錯什麽了,好好的孩子??,怎麽就養成這樣了”

“朕自幼沒有父母緣,對著膝下的這些孩子一向都是疼愛有加,還請名師大儒教導,怎麽教出來的孩子,還比不上當初皇阿瑪對我們幾兄弟不聞不問的時候!”

“保成埋怨朕!保清也怪朕!他們都覺得是朕這個皇阿瑪沒做好,才讓他們不得不這樣做!你說,朕是不是真的做錯了,才讓這兩個孩子都這樣”

就是你教導的太用心了,偏偏皇子又隻能待在京城,沒有其他的出路,才會出現這些事情!

聽到康熙帝的感慨,曹嘉寧忍不住在心裏麵想到。

皇位隻有一個,每個皇子都教導得文武雙全,覺得自己坐在皇位上也不會差什麽,卻並沒有施展抱負的機會,日後能不能站在朝堂上,都還得看新帝高不高興,哪裏還會甘心

要是這些皇子沒有經曆過什麽教導,或者有其他的出路,不說個個都能安分守己,至少大部分都會安心的吃喝玩樂,要不然就是在自己的封地上麵發光發熱,當個土皇帝,就像前麵那些朝代一樣。

雖然也難免會有不甘心想要爭一下的皇子,至少大部分皇子還是很安心在過富貴日子,或者真正的在封地上麵做實事,不會有太多的皇子都牽扯進皇位之爭裏麵。

不過曹嘉寧肯定不能把心裏的話說出來,說是康熙帝做錯了。

其實康熙帝也沒有錯,皇家繼承人要是從一開始就確定一個人,不準備幾個備胎培養,完全不給其他皇子機會,倒是不容易發生皇子爭權奪利的事情呢!

卻容易讓皇權旁落,要是這個繼承人不爭氣,或者出點兒什麽事情早早沒了,都是一個大麻煩。

就像明朝的時候一樣,繼承人之爭倒是不怎麽嚴重。

反正是嚴格執行嫡長製度,除了長子和嫡子以外,其他皇子連競爭的資格都沒有。

皇子從誰的肚子裏麵爬出來、上麵有沒有兄長,就完全決定命運了,根本就沒有奮鬥的機會和必要。

隻是導致的結果就是出現一些木匠皇帝、蟈蟈皇帝、幾十年都不上朝的皇帝。

就算把皇子全都拘於京城,不讓這些皇子去其他地方發光發熱,實際上也算是總結過前麵曆朝曆代失敗的經驗??。

就像是唐漢時期,皇子都是有自己的封地,小小年紀就要就藩,根本就沒有機會在京城爭太子的位置。

可是真的碰上心有大誌的人,也不會願意隻偏居一地,做個土皇帝,還是會打其他主意。

畢竟誰也不會嫌自己手裏麵的地盤大,隻會嫌手裏麵的地盤小。

自己的地盤治理好了,總會打其他地方的主意。

可能一開始的皇帝不會介意這些,畢竟都是自己的兒孫,誰更有本事,誰來執掌天下也行。

等到過個兩三代以後,雙方的血緣關係遠了,相互之間的認同感低了,就又是一個麻煩了!

皇帝想要削藩、藩王造反的事情,也是屢見不鮮,這種動兵馬的事情,就是生靈塗炭,遠比皇子在朝堂上的相互攻奸造成的損失要更大。

所以清朝的皇子都沒有封地,甚至沒有康熙帝的旨意,都不能離開京城,也算是一種防範了。

隻是牽扯到皇位的事情,再怎麽總結經驗也沒有用,一個問題防備到了,總會有新問題冒出來。

追根究底,隻要有皇位的存在,有爭權奪利之心的存在,皇位之爭這個事情根本就沒有辦法避免,所以也不能說康熙帝的做法就有錯。

曹嘉寧肯定不能跟康熙帝分析是因為封建社會皇位傳承製度問題,才導致這一切發生。

所以對著康熙帝的疑問,曹嘉寧隻能安慰道:“萬歲爺,您可不能這樣想!您對阿哥們的用心,臣妾都看在眼裏!這不是您的錯!”|���������ɳ��xؓ؟�Q����̭߀�����¡����Ǹ߰����ݣ��oՓմ����һ�c�ˣ��϶���������̭�������njm�Y�I�x�㣬�mȻ�f���а�����ﶼ��횅��x������̫������x��Ҳ����Ū���ʵ۸�ǰȥ�@�ۡ�����߀����ٶ����������������Л]�а̺ۣ�Ƥ�w���X�@Щ�Л]�І��}�����X�Dz��������������Л]���y„��ζ���ȵȣ�����Ó�™z���Л]����...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