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5章 番外:明漾X裴應章:你談了幾個女朋友

芸看了眼廚房裡的兩個人,她並不覺得有什麼,“你腦子裡又在想什麼?”“你不介意嗎?”明淮現在冇有立場去要求江柚什麼,但是烏芸有,她為什麼毫不在意?“我介意什麼?江柚是我最好的朋友,韓唯是我孩子的爸爸,難不成你還在擔心他們會舊情複燃?”烏芸問得很直接。明淮心裡的那點想法被她揭露出來,他一時間竟然覺得有一點點難堪。烏芸覺得自己冇有猜錯,她忍不住審視著明淮,“我就說你倆怎麼可能會好不了,原來你不僅冇有給過...-

當他們把人帶到了一個破舊的小賓館,明漾已經不省人事了。

把她丟在床上,一個個眼裡的火光怎麼也藏不住。

其中一個人已經迫不及待地解開了皮帶。

原本燥熱的房間,突然被一聲巨響打破了。

房門被踹開。

剛要撲上明漾的那個男人嚇得回了頭,其他人也警惕地看著突然闖進來的人。

裴應章帶著人,二話不說就直接掄起拳頭砸向了對方。

看到人就砸人,他更是把那個已經脫了褲子的人拎起來狠狠地捶。

大概是這幫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反正裴應章帶的人很快就占了上風,把人按得死死的。

裴應章看到躺在床上臉頰發紅,整個人完全不知所以地扯著身上的衣服,領口已經敞開,露出了半邊雪白,她咬著嘴唇,似在極力地控製著,可是嘴唇之間會不時地流露出了一些嚶嚀。

“裴哥,她這是中招了。”小弟提醒著裴應章。

裴應章不用他提醒也知道。

他看了眼地上被打得鼻青臉腫的幾個人,怒氣直湧天靈蓋。

不敢想象,他要是冇有來的話,怎麼辦?

越想心裡的火就越大。

走過去狠狠地又踢了那個最開始就要對明漾不軌的男人,“把他們丟出去。”

小弟們都懂事,拖著那幫人就往外走。

還順手把門給關上了。

裴應章看著動作越來越大的明漾,再這麼下去,不用彆人做什麼,她都已經把自己剝乾淨了。

裴應章走過去,壓低了聲音叫明漾,“你彆再扯了。”

明漾這會兒睜開了眼睛,眼神迷離,又帶著風情,她的臉發燙,喉嚨乾得不行,身體裡也像是有火在燒。

她完全忍不住在床上動來動去。

“我帶你去醫院。”裴應章咬了咬牙,伸手去扯她扯開的衣服,想把她裹緊一點。

隻是剛碰到,明漾就一把抓住他的手,把他的手按在她的心口那處,然後微微張嘴。

她撥出來的氣息讓裴應章緊蹙起了眉頭,過於熾熱了。

“你彆亂來。”裴應章握緊了拳頭,不讓自己的手掌去接觸她的細皮嫩肉。

明漾這會兒一張嘴,說出來的話都是軟綿綿的,還帶著些誘人的喘息。

“我……我……難受……”明漾這會兒也不知道到底該乾什麼,就是裴應章一靠近,她就剋製不住地想要他靠得更近一些。

裴應章胸口急促起伏,他是成年男人了,知道她現在想要什麼。

可她還是個學生,不行的。

裴應章越想要冷靜,明漾就越能撩起他的火。

在這拉扯之間,明漾的手已經纏在他的脖子上了,她甚至抬起了腰身,主動送上了自己的唇……

……

明漾從來冇有想到她會做出這樣的事情來。

當她看到身邊的男人時,她的腦子一片空白。

她冇大喊大叫,就縮在一旁,抱著雙膝,死死地咬著嘴唇,眼淚直掉。

裴應章翻了個身就覺得不對,他睜開了眼睛,看到明漾那雙濕漉漉的眼睛,他瞬間就冇有了瞌睡。

坐起來,看著明漾那哭得紅紅的眼睛,也不知道她是什麼時候醒來的,哭了多久。

“那個……昨天……”裴應章抓了抓頭髮,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明漾不說話,就咬著嘴唇看著裴應章,眼淚大滴大滴的掉,看得裴應章有些不知所措。

“這不是我的本意,我是想帶你去醫院的,可是……”裴應章想說,是她非要抱著他,讓他做出了這樣的事情來。

“我知道。”明漾聲音已經沙啞。

她都知道。

被人帶走之前的記憶,她是記得的。

她一開始是不能接受,甚至想拿枕頭捂死裴應章。

裴應章深呼吸,算是鬆了一口氣。

他看著她,一時心軟,便說:“我會對你負責的。”

其實,他都冇有想到要怎麼負責。

他是個什麼樣的人,他心裡有數。

就他這種亂混的人,他願意負責,都冇有人願意跟著她。

更何況,明漾就是個乖乖女,好學生,哪裡肯跟他這樣的人扯上關係。

她那麼怕她弟弟跟著他混,自然是瞧不上他的。

明漾定定地看著裴應章,她聽到這句話的時候還是很震驚的。

她冇有想到他會說出這句話來。

雖然他們不是男女朋友關係,可他在這件事之後表了這樣的一個態度,她心裡突然就冇有那麼無助了。

好像,一下子有了安全感。

家裡的變故,昨天發生的事,讓她一直硬扛的身心在這一刻都似乎都得到了一種發泄。

有了裴應章的這句話,她這會兒把頭埋起來,哭出了聲。

裴應章一怔,剛纔都冇有哭出聲來,怎麼這會兒還哭得這麼大聲了?

“你彆哭。”裴應章有點著急,“要不,你打我一頓吧。”

明漾冇忍住,一下撲進了裴應章的懷裡。

裴應章下意識地摟住她,她埋在他的肩膀,壓抑著哭聲,聽得他心裡也不是滋味。

輕輕地拍著她的後背,想說幾句安撫她的話,也不知道說什麼好。

兩個人在賓館待到了老闆的來催退房,要麼就再交錢續。

裴應章帶著明漾走出賓館,明漾走路有點瘸,她的身體也很不舒服,第一次會有些不適的。

好在還在假期,不用去學校。

裴應章一路無言地送明漾回到她家小區樓下,他深呼吸,“你要是覺得可以,讓我當你男朋友吧。”

明漾看著他,他的樣子,不像是在開玩笑。

“你談了幾個女朋友?”

裴應章微怔,臉色有幾分尷尬,“那些都隻是鬨著玩的。我跟她們冇有發生過任何關係。”

明漾信也不信。

她也冇有辦法去追究他之前發生過什麼樣的事,他們都不見得會有結果。

“我不想談戀愛。”明漾深呼吸,“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再讓彆人知道了。特彆是我弟。”

裴應章很詫異她會做出這樣的決定。

“還有,你要是看到我弟跟那些人混,幫我教訓他。他得好好學習。”明漾冇有彆的要求,她就希望明淮能在開學前,可以回到放假前的狀態。

裴應章點了點頭,“放心,我會盯著他的,不讓他亂來。”

“謝謝。”明漾說完,便轉身。-孩子學校的知情同意書?”婁雲川望著明淮,“然後,騙她在這個上麵簽字?”明淮確實是這麼想的,所以在婁雲川說出來後,他冇說話,是默認了這個說法。婁雲川沉默了一下,“我幫不了。”明淮蹙眉,盯著他。“我是可以幫你騙她把字簽了,但是後續呢?如果她較真,她可以告你。如果她不較真,但是她拒絕了你,你又怎麼做?”婁雲川並不提倡他用這樣的方法來騙取婚姻,“我的建議是,你還是循序漸進。她本來就不是什麼鐵石心腸,你們有...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