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人生若隻如初見(十六)

,嘟起肥厚的唇,就要去親沈景林的臉。“滾開——!!”沈景林怒吼一聲,狠狠一巴掌甩在她臉上。醜女被打了一巴掌立刻撒潑似得一屁股坐倒在地上,手舞足蹈地哇哇大哭。白鬍老者頓時神色一厲,狠狠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沈景林,你這是什麼意思?你可是已經答應了入贅我周家,我家奴奴就是你的妻主。對妻主動手,你真是好大的膽子!!”沈景林一張臉漲的紫紅,眼中滿是羞憤,“我沒有答應!”“景林,休要胡言亂語,你難道是想要斷送...可是,他會手足無措地讓她別哭,會在神誌不清的時候殺了追著她的人讓她快跑。

會告訴她:我來替你撐腰。

慕顏攥緊了雙手,她的心中突然湧起一股逆反的情緒。

看著沈父道:“我為什麼要替她求情?她算計我,想讓人毀我清白的時候,有想過饒了我嗎?”

蘇月香一邊哭,一邊掙紮:“嗚嗚嗚嗚…冤枉啊,老爺…救救我…”

沈父急道:“顏顏,事情還沒查清楚,難道你要眼睜睜看著你蘇姨去死嗎?快,快讓人放開她!”

一旁的古越輕笑一聲:“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很簡單啊,剛好我手上帶了點專門用於審訊的蠱蟲。”

他緩步上前,手一揚,掌心出現了個紅色的小蟲子。

“吃下這蠱蟲的人,在我詢問時隻能說真話,一旦說假話,就會腸穿肚爛,蠱蟲會破開肚子從裡麵爬出來。”

古越一把抓住蘇月香的下巴,把蠱蟲喂進去,“沈夫人,得罪了。你放心,這蠱蟲也沒什麼別的危害,隻要你一會兒說真話,自然沒什麼事。”

蘇月香拚命搖頭,想要將蠱蟲吐出去,可蠱蟲一進她肚子,立刻滾入食道,湮滅在血肉之中。

“咳咳咳咳…”蘇月香不斷咳嗽乾嘔,眼淚鼻涕流了滿臉,樣子簡直比被割了舌頭已經昏過去的沈曉柔還狼狽。

古越走到慕顏身邊,恭恭敬敬地雙手把一個小盒子遞到慕顏麵前,“君小姐,這是母蠱,您隻要拿著這蠱蟲詢問蘇月香,她就不得不回答你的話。”

慕顏接過盒子,手指捏緊了一瞬,看著蘇月香問道:“昨日是你引我去鬼月酒樓,設局害我的嗎?”

蘇月香張了張嘴,想要撒謊說不是,想起已經在肚子裡的蠱蟲,還是顫聲道:“是。”

沈父和沈景林臉色當即大變。

慕顏咬緊牙關,又問道:“當初我和哥哥的母親會死,是你下了毒手嗎?”

蘇月香臉上露出慌張的神色,本能地就想要撒謊:“你,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啊啊啊啊啊!!”

話沒說完,她就抱著肚子在地上瘋狂打滾,口中鮮血混雜著肉塊不停吐出來。

“我說,我說,是我害的,是我買通丫鬟,在她的安胎藥裡下了毒,啊啊啊啊…好疼啊,求求你饒過我吧!我再也不敢了!”

“你這個毒婦!!”

沈景林再也忍不住上前狠狠一拳砸在蘇月香臉上。

沈父一屁股坐倒在地上,臉上滿是恍惚之色。

而鬼市的人早已退回到了帝溟玦身後,安靜而乖順地站著。

等沈景林打夠了,帝溟玦才淡淡道:“把這兩人都丟去萬人窟吧,沒個十年八年,別讓人死了。”

古越躬身笑道:“帝君放心,我們鬼市別的手段沒有,讓人生不如死的方法,可多得很。”

帝溟玦這才站起身,順帶將懷中的人也打橫抱了起來。

慕顏被嚇了一跳,本能伸手攬住他的脖子。

“你…你乾什麼?快放我下來?”

帝溟玦在她耳邊道:“本君昨晚應該弄疼你了吧?”將逍遙門的幾個人,連帶小寶,串聯成一線。一瞬間,雲若寒、秦酒、楚末離、冷羽沫、淩宇笙和小寶,都感覺自己心境通明。全身的靈力和傷勢迅速恢復不說。神識彷彿還感知碰觸到了一個從前絕對觸控不到的領域。這是…這是何等玄妙的感覺啊!幾人齊齊抬頭看向虛空中的慕顏。雲若寒喃喃道:“小師妹又突破了。”是的,慕顏在剛剛,不僅僅是完美結丹。更是突破了神樂師六階。此時此刻,她手中的天魔琴施展的所有技能,都上了一個等階。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