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8 人生若隻如初見(十八)

好了!”慕顏欲哭無淚:她是真沒把握讓君上大人同意去上公共課啊!帝溟玦這傢夥自大又傲嬌,怎麼可能自降身份給他口中“愚蠢的凡人”上公共課啊!小師叔來星辰學院後,好歹還給他們幾個上過課。可君上大人,純粹隻是來掛個名的。連給他們上課都沒上過好嘛!冷羽沫卻抓著她的手,一臉堅定不移道:“小師妹,師姐相信你行的,其他分院的人還在等著咱們的回復呢,我這就傳訊息過去,三日後開公共課。你今晚就算使盡渾身解數,也一定要...一股從未有過的恐慌湧上心頭。

帝溟玦已經籌謀好,若慕顏真的得了重病,哪怕拚著以後修為有限,哪怕顏顏不願意,他也要將人帶回極域,讓藥王醫治。

然而,下一刻,他就聽禦醫輕咳了一聲,“啟稟帝君,君小姐她…她不是生病,而是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

轟隆——!

帝溟玦感覺自己的腦海中有什麼炸開了。

禦醫說的每個字他都懂,可拚在一起,卻竟然不知道是什麼意思。

他說什麼?他說慕顏已經懷孕一個…多月了?

一個多月,剛好是那次山洞!

顏顏懷孕了。

孩子是他的?

他…他要當爹了?!

帝溟玦深吸了一口氣,看向床上神色茫然,小臉有些蒼白的女孩,他嚥了咽口水,走上前道:“顏顏,你…你別太憂心,隻是懷孕而已,沒…”

話還沒說完,上天入地無所不能的君上大人腳下就絆了一下,差點沒直接跌在床沿。

慕顏方纔還惶惶不安,看到帝溟玦這傻乎乎的樣子,卻忍不住笑出聲來。

接下來的日子,慕顏重新恢復平靜生活,隻是把每日的修煉的時間減少了一部分,免得身體太過勞累。

而帝溟玦這個準爹爹,卻陷入了無止境的焦慮中。

他完全不計神力消耗,每日來回修仙大陸和演武大陸。

訊息一傳回去,連修仙大陸也被鬧了個人仰馬翻。

常老和影魅、寒夜、破軍、星狼四人爭先恐後想跑到演武大陸來探望,隻可惜被帝溟玦一口拒絕。

帝溟玦倒是想把藥王韓初九直接綁架下來給慕顏養胎,隻可惜韓初九離不開藥王殿,最後還是韓初九實在受不了了,給了他一顆能穿梭空間壁壘的起死回生丹藥,他才消停。

慕顏每晚睜開眼,就會看到帝溟玦悄悄給她注入靈力,為她調養身體。

看著她的目光像在看著一個稀世珍寶。

反倒是看向她隆起的肚子時,喜愛之餘,又帶著幾分嫌棄和愧疚。

帝溟玦以前從未想過會有自己的後代,喜歡上慕顏後,想擁有兩人共同血脈的念頭才逐漸成型。

但這成型,是指在數年後,等慕顏成年,修為強大,哪怕生育也不會受太多痛苦的時候。

當然,以帝溟玦如今的修為,想留下自己的血脈是極其艱難的。他也做好了沒有後代的準備,此生隻要有慕顏的陪伴,就已經足夠了。

可他怎麼也沒想到,兩人在山洞中就隻那麼一次…哦,不是,是一晚上,慕顏就懷上了孩子。

那麼稚嫩孱弱的身體,還沒有強大起來的修為,註定要承受生育之苦。

而這都是他帶給慕顏的。

“顏顏,對不起。”帝溟玦親在她的額頭,啞聲道,“是我害你在這麼小年紀就要承受生育之苦。”

慕顏輕輕笑了笑,臉上沒有多少驚慌,頗有些從容不迫之態。

主要實在是帝溟玦這個準爸爸太焦慮,似乎把她的焦慮都給吸走了,讓她都焦慮不起來了。一般。可就算再漂亮,那也不能這麼膽大包天啊!竟然敢讓魔尊抱著!啊啊啊啊,抱著就算了,竟然還摟著魔尊的脖子。就不怕魔尊一個不高興,把那白白嫩嫩的手臂給折了嗎?然而,出乎他們意料的。感覺到小寶雙手摟住他脖子,將腦袋靠在他肩膀上,昏昏沉沉的休息。魔尊非但沒有發怒,反而還取出一件披風,蓋在了奶娃娃身上。辟邪簡直對自家小主人佩服的五體投地。嗬嗬,果然天底下沒有什麼大佬是他家小主人賣萌不能解決的。要是賣一次萌...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