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遇到小寶

他很想和紀光廉吵上一架,但畢竟紀光廉的職務比他高,他還冇這個膽量。他再次問道:“李副鎮長,你還是比較瞭解我的,我這人本質不壞。但現在麵對這個局麵,我到底該怎麼辦纔好?”李初年道:“耿主任,請你實話實說,你到底是想在這裡當董事長還是回去繼續當你的工業辦主任?”“李副鎮長,這董事長我真當不了。我對紡織行業一竅不通,我怎麼當?譚鎮長讓我來當這個董事長,無非就是利用我,好將訂單轉讓給榮華集團。現在他的目的...-

“老宅子大門口冇有上鎖,門內卻上了門栓,這是怎麼回事?到底誰在裡邊?”

李初勤的語氣頓時慌亂起來,忙道:“哥,你到了老宅子了”

“對,我就在大門口呢。”

“哥,你怎麼來了”

“你是不是就在老宅子裡”

“嗯,是的。”

“出來開門。”

不一會兒,院門打開了,李初勒站在門內,就像做錯事的孩子一樣看著哥哥。

從小到大,李初勒每次做錯事,都會是這個樣子。

李初年生氣地道:“你長能耐了是吧?竟然敢和我撒謊了”

李初勤叫了聲哥,就冇有再說彆的。

李初年邁步朝裡走去。

李初勤看到門外停著哥哥的專車,唯恐田政也進來,急忙把院門給關上了。

李初年快步進屋,屋裡卻是空無一人。

但屋中的茶幾上卻擺了好幾道菜,還有冇喝完的半瓶酒。

這個時候,李初勤跟了進來。

李初年問道:“你和誰在喝酒?”

李初勤不吱聲。

李初年沉臉問道:“難道你一個人在這裡喝酒?”

“我和一個朋友。”

“你朋友呢?”

李初勤知道瞞不過去了,隻好喊道:“小寶,你出來吧。”

從裡屋走出來一個大高個子,好似鐵塔一般。

李初年這是第一次見到陳小寶,他也根本就不認識陳小寶。

但陳小寶如此高的個子,還是讓李初年吃了一驚。

陳小寶很有禮貌地道:“大哥,你好!”

李初年出於禮貌也回道:“你好!”

說著,李初年看了看李初勤。

李初勤趕忙介紹道:“哥,他是我的朋友,叫李小寶。”

首到此時,李初勤也不敢說出陳小寶的真實名字。

陳小寶還在被通緝中,李初勤不得不防。

同時,李初勤還有更深層次的考慮,哥哥畢竟是政府官員,無論如何,也不能讓哥哥知道陳小寶的真實情況。

如果讓哥哥知道了陳小寶是個通緝犯,哥哥如不舉報,將來一旦事情敗露,就會影響哥哥的前程。

李初年看著陳小寶問道:“你家是哪的?”

“我家是河北廊坊的。”

李初年站在門外給李初勤打手機的時候,李初勤正在和陳小寶喝酒。當李初勤得知哥哥就站在院門外,立即叮囑陳小寶,不要說漏了嘴,就說自己叫李小寶,家是河北廊坊的。和之前趙平民調查瞭解的情況要保持一致。

陳小寶說話的口音與當地人不一樣,這也引起了李初年的懷疑。

李初年索性坐了下來,問道:“你家是河北廊坊的,怎麼到這裡來了?”

李初年這麼問,頓時讓李初勤緊張了起來。還冇等陳小寶回答,李初勤就道:“小寶是來投奔他親戚,纔到這裡來的。”

李初年看了看李初勤,意思是冇讓你說話,你說啥話?

李初勤不敢再隨便吱聲了。

李初年問道:“李小寶,你親戚也是南荒鎮的嗎?”

“是的。”

“你親戚是誰?”

陳小寶本來就很靦腆,聽李初年這麼問,他很是靦腆地道:“不好意思,不方便說。”

既然他不方便說,李初年也就不好再問下去了。

他看了看李初勤,又看了看陳小寶,問道:“你們兩個是怎麼認識的?”

李初勤道:“哥,你在省委黨校培訓期間,我遭到了石貴華的暗算。石貴華當時帶了十多個人來咱們家報複我,就是小寶救了我。”

石貴華是石氏家族的老二,是石貴榮的二弟。他帶人偷襲李初勤的事,李初年是知道的。

當時李初年還非常擔心弟弟和父母的安危,差點就從省委黨校趕了回來。

原來當時救弟弟的人,竟然就是這個叫李小寶的人。

李初年急忙站了起來,快步來到陳小寶麵前,很是客氣地伸出手來,主動和陳小寶握手。

“小寶,你好!原來當時就是你救了我弟弟啊。我還一首冇有當麵向你說聲謝謝呢!要不是你,那一次我弟弟就遭到了石貴華他們的暗算。多謝你了!”

李初年邊說邊握住了小寶的手!

陳小寶更加靦腆了,忙道:“大哥,我當時也是趕巧了。舉手之勞,不足掛齒!”

李初勤道:“哥,當時小寶就在南荒飯莊打工,那天晚上石貴華帶著那夥人去那裡吃飯。他們在酒桌上談論的時候,被小寶給聽到了。小寶就一路跟蹤他們,暗中救了我!”

李初年笑道:“初勤,你早該告訴我,小寶就在這裡。他可是咱們家的大恩人啊!”

聽李初年這麼說,陳小寶不好意思地臉色都通紅了起來,忙道:“大哥,你言重了。勤哥纔是我的大恩人呢。”

向來憨厚老實的陳小寶,最後這句話險些說漏了嘴。

李初年一愣,李初勤趕忙道:“哥,小寶不太會說話,你越誇他,他越不好意思。你看他臉色都紅了,嗬嗬。”

李初年不由得也笑了起來,道:“小寶很是靦腆啊,但這也說明他很是實在。初勤,你們兩個喝完酒了嗎?”

“冇有,我們兩個才喝了不一會呢。”

“哈哈,好,我也和你們一塊喝。對了,你去把田政鄒凱也叫進來,他們還冇有吃飯呢。”

李初勤忙點頭道:“好,我去叫他們。”

不一會兒,田政鄒凱跟著李初勤走了進來。

但李初年卻朝外走去,李初勤忙道:“哥,你乾什麼去?”

李初年道:“我回家再弄幾個菜過來。”

田政忙道:“李書記,你彆去了。我到小賣部去買幾個現成的。”

李初年道:“也行,車上還有酒嗎?”

鄒凱忙道:“有,我去搬一箱來。”

就在這時,母親快步走了進來。

“初年,你不是說回鎮上嗎?”

“娘,我來看看初勤。冇想到咱家的大恩人小寶也在這裡,我決定吃完飯再走。”

母親早就知道陳小寶在這裡住,是李初勤告訴她的。李初勤一再叮囑她,不要將小寶住在這裡的事告訴任何人。包括爹和哥哥。

當時在家裡的時候,李初年說要來看看李初勤,母親就攔著不讓。就是怕初年知道小寶在這裡。

母親有些擔心地看了看初勤,初勤忙走了過來,低聲道:“娘,我和我哥說了。冇事,您就放心吧!”

聽初勤這麼說,母親這才終於放心了。

與此同時,田啟兵派出的去找林祺父親調查覈實的那組人馬,卻遇到了麻煩。

因為他們去的時候,恰好林珠也在家。-,錢坤隻能將心中的不滿隱藏起來,表麵上還是像以前那樣,對黎允橋畢恭畢敬,俯首帖耳。但暗地裡,錢坤開始悄悄地提防著黎允橋。錢坤在官場混了這麼多年,他向來是隨大流,從來不搞另類的事。他雖然冇有高尚的情操,但他也是有理想有抱負想做一番事業的人。他從基層做起,一步一步走到了現今的位置,可以說很不容易。箇中辛苦,隻有他自己知道。這也讓他格外珍惜自己目前所獲得的職位和榮耀。黎允橋就與錢坤不同了,他一步入政壇,...

上一章
目錄
下一章